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剖析、揭秘“秘色瓷”與“唐青花”

在民間元青花收藏熱之後,接踵出現了民間收藏宋代青花、唐代青花的趨勢,並且有的藏友的藏品還得到了一些民間文物鑒定機構的認可。在關於唐、宋青花瓷的討論中,本版願意提供給大家表達各自觀點的平臺,希望藏友之間本著科學的態度,在這裏辨明真偽,同時也熱切希望專家學者不吝賜教,使文物藝術品收藏走上良性發展的軌道。

2004年2月12日北京電視臺“特別關注”節目播放了中陶古藝術鑒定技術開發中心,用科技鑒定和傳統鑒定相結合的方法,鑒定了我的兩件青花瓷蓋罐是生產於我國唐宋年間陶瓷珍品。後來有很多朋友和有關記者找我,讓我把怎樣確認甄別唐青花的方法講出來或寫出來,並一再追問我是怎樣發現、確定的﹖為什麼別人認識不到,甚至產生懷疑。這種懷疑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當我告訴你這件青花蓋罐是唐代青花罐的時候,你不會想到這是我經過近二十年的反復揣摩、潛心研究、千百次的對比才得出的結論這個結論是與科學儀器測試結果相符的 。這種漫長瓷器收藏與鑒賞的過程,我不知經受了多少挫折,經受了多少打擊,甚至是屈辱,這是常人難以想像,難以理解的。到今天還是有人不認可,還是持懷疑態度。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最根本的一點是因為傳統的觀念、思想、思維方式所生成的錯誤感覺,錯誤認識,以至發生錯誤的理論,把人們的認識帶入誤區,誤解誤導,以至形成了一種錯誤的的藏品認識規律,使人們對“秘色瓷”“唐青花”說法不一。
歷史文獻記載在唐中期,我們的唐代鑒賞家、茶聖、詩人陸羽在《茶經》中寫下了:“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壽州、洪州次,或者以邢州處越州上,殊為不然。若邢瓷類銀,越瓷類玉,邢不如越一也;若邢瓷類雪,則越瓷類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綠,邢不如越三也。”
   
    唐代詩人顧況也寫道“越泥似玉之甌”。這明確地告訴人們,瓷的好壞、優劣,必須看瓷的胎,漢代《說文解字》中有“玉、石之美者,色晶瑩、璀璨、堅實,扣之有聲,觸之溫潤”的記載。唐代詩人把越泥看作似玉是何等情景,我有幸收藏了一件越泥似玉的瓷盒,雖然沒有蓋,但是一件非常少見的藝術珍品(圖2):口徑12.5釐米,高3.3釐米不帶蓋 ,足徑6釐米。子母口,直腹下部斜收,圈足或稱環型足。器內粘有一個“品”字排列的小子盒,小盒呈淺杯狀,斂口,弧腹,盒內有三個支燒點,表達了年代久遠的歷史重要資訊,寓意非淺、品味無窮,胎質類玉,胎釉類冰。胎骨裏有歷史留下的塵埃,胎釉上有先人留下的汗沁和痕跡。如果你沒有親自上手,親自目睹,你真不能相信在1250多年前我們的先人會如此的製造出後無來人的絕跡,你也就不難深刻理解“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山僧問我將何比,欲道瓊漿卻畏嗔。”的感受。諸如此類、事過境遷,你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在唐代全世界把中國叫CHINA,以至世界各國紛紛派遣唐使與中國建立早期外交關係,和中國進行商業貿易,學習中國文化,正是因為盛唐時期中國的高度發達和無比強盛。
      經過對“秘色越器”瓷的胎和釉的研究,進一步發現了唐代的青花瓷。發現認定是唐青花瓷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所認定並經過科學儀器檢測與專家鑒定是唐代中早期的瓷盒,是否是唐代所說“秘色越器是一件關係重大的課題。為了證明和驗證我說的是“秘色越器”,我向全國各大博物館及喜歡陶瓷收藏的有關人士發出資訊,如果在你手上有非常好的陶瓷我所指的是陶瓷的胎 比我所指的“秘色越器”瓷的胎要好,如玉,我就拱手奉送一件經過科學儀器檢測與專家鑒定過的年代久遠、國家級的珍品——唐青花蓋罐,以示證明我國在遙遠的過去——盛唐時代,為什麼把中國叫CHINA。”

研究古陶瓷的釉對研究、認識高古瓷更為重要。在唐代以前的各個時代,雖然以出現了所謂的白瓷,但占主導地位的仍然是以青瓷青釉為主,這裏所指的青瓷青釉——黑釉、黃釉、青釉等總稱青瓷釉。這種青瓷釉在時間上因年代久遠,釉在質的方面發生了物理的、化學的老化過程,風化現象也隨即發生了直至產生了裂變現象,如(圖3、4)。釉的老化、風化直至裂變是一種過程。這種過程是釉質本身在時間上發生的,釉質的老化、風化在漫長的歲月中,我們還可以稱它們是釉,而釉發生了嚴重裂變就不再是釉了,正如鐵生了鏽,鏽就不再是鐵了一樣。用哲學的語言來講,就是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在甄別、研究高古瓷釉質的老化、風化直至發生的裂變是甄別、研究、認識高古瓷的關鍵。
   
    所以研究古陶瓷的釉是研究古陶瓷的根本。
   
    比如上千年的唐代高古瓷的釉與八九百年宋代的古陶瓷的釉作比較,我發現它們的裂變存在著一些差異,這些微妙差異雖然不好察覺,但還是存在的。這種釉的老化與裂變現象,是物質自身內部物理的化學的變異結果。


    我對高古瓷的研究,是從胎和釉兩方面進行的,主要研究胎、釉的老化與裂變的程度,從而判斷它們的年代,確定了年代再進行紋飾、彩繪的研究如(圖5)。我先確定胎、釉的老化與裂變的程度後,確定有唐代陶瓷等一切老化與裂變的特徵、特性、規律,而發現釉下有鈷做原料的藍彩,從而就確定它們就是唐代的青花瓷。
   
    我們一直在說青花瓷的起源於唐代,成熟於元代而又拿不出確鑿的證據來證明從唐代至元代這五六百年間青花瓷發生發展以至成熟的這樣一個過程。然而這樣的一個過程就沒有發生就不存在嗎﹖答案是肯定的。這樣的一個過程確實發生了存在著,只不過我們對古陶瓷的基礎研究得不夠,認識不清青花瓷發生、發展、演變的過程,再加上一些傳統的認識方法的片面。
   
    任何一門科學研究都要從基礎開始。古陶瓷的基礎研究更不能例外,忽略了這一點,我們就不要說鑒定,連甄別都成問題。如:在一次鑒定會上請兩位專家鑒定一件青花瓷盤(圖5),兩位專家鑒定後說:“是某某窯口的,是現代仿的”。當時在場的有一位記者和一位副司級的幹部都是很喜歡陶瓷的。現場的人們聽到這種鑒定說法,尷尬的局面延續了幾分鐘,我又不能當面反駁,要顧及專家的面子。我只有在心裏想:這樣的專業水準來做專場的陶瓷鑒定真是不可思議。
   
    為了說明我的一些認識,舉幾個例子來證實我的觀點,如圖3、4 青瓷碗,我們怎樣判定它們是唐代或是宋代的或是唐代以前的呢﹖我們不能夠說這碗是唐宋時期的,這寬度太大,不能讓人信服。如果我們要判定它們是唐宋時期的,而不能確定是唐代或是宋代的或是唐代以前的話,我們只能說我們研究的不透,認識不清,判定不准,也就是隨意的瞎說。這對廣大喜愛陶瓷的人士來說,問題不是很大,而對古陶瓷鑒定家來說似乎就不應該了。
   
    比如:我們要判定這碗的確定年代,要綜合觀察、研究、判明它們的胎、釉、老化程度。第一、判明這只碗的胎質是用什麼樣黏土製成的如前面所說的,是用天然形成的黏土還是經過人工的研磨製成的黏土 。第二、判明這只碗的釉質是用高鈣石灰釉,還是石灰鹽釉這裏我們不研究釉的化學成分 ,它們的老化、風化、裂變程度如何。經過以上兩點綜合的研究,直觀的就可以比較判定,這只碗是唐代的。它們的底線不會低於唐代,而是否要高於唐代呢﹖我們只能說,很可能超過唐代,如(圖4)有人說它是唐代的“秘色瓷”,有人說它是宋代的“綠定”,而我認為它絕不是什麼“秘色瓷”,也不是宋代的“綠定”。經過對它的胎、釉及老化、風化、裂變的研究,很可能是晉代的“縹瓷”,這還要今後用先進的儀器來測定它的確定的年代,目前對高古瓷的研究才剛剛起步,或者說還沒有起步,漢、唐不分,唐、宋不清,對研究、甄別古陶瓷是非常大的阻礙。
   
    我們再研究一下幾個青釉青花碗和青釉青花瓷。在我們傳統的鑒定過程中,一看到是青花的器物,第一就判定它的上限不能越過元代,第二看它的胎、釉、造型、紋飾及是否有款式,如果沒有款式,必定是民窯製品,再看看紋飾、造型、胎、釉,最多給你上限定為元代末、明代初的產品,就已經很不錯了。不值得鑒定,不值得研究,把注意力都集中到是否是明代的、清代的官窯器上。對所謂的民窯器不屑一顧。正因為如此的不屑一顧把研究古陶瓷的基礎給扔掉了,沒有了古陶瓷的基礎研究,就建起了空中樓閣、紙上談兵的學說,正如沒有民,哪里來的官,沒有民窯,那裏來的官窯。不搞好、搞懂、搞透對古陶瓷的基礎研究,就不可能甄別鑒定的準確——特別是青花瓷。尤其是現代仿製品大量衝擊市場的情況下,把真的看成是假的,把假的看成是真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把有些喜歡古陶瓷的人士也給搞糊塗了,這裏也包括了一些所謂的專家。這是我的親身經歷,不妨我們隨時檢測、隨時考察、隨時驗證。
  
    就如(圖5)青花罐和一些青花碗盤來講,它們是什麼年代燒造的,用所謂的傳統的方法來鑒定,就首先看一看胎、釉、造型、紋飾,再看一看有沒有什麼時代特徵,而發現在碗和盤的內底有5個或6個泥珠印痕時就對這幾個碗和盤產生了懷疑。因為有泥珠印痕的這種特徵是在唐代以前和唐代才留下的時代印痕,怎麼會在青花碗和盤上留下呢﹖不可能、肯定是假的、仿製品,於是就發生了在前面所提到的鑒定會上專家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正像開頭所說的,這種錯誤的認識已經產生了嚴重的錯誤概念,這種嚴重的錯誤概念已經深深地印在人們的頭腦裏,把人們的思維僵化了、麻木了,給人們的認識帶進了死胡同裏。我掌握的這一點技能,也是從無數次吃虧上當中、多少年的深刻研究、琢磨、對比下總結的一點經驗、一種方法、一種技能。用這種技能在研究甄別如(圖5) 的幾件青花碗、盤,我認為它們是唐代的青花瓷,而且還是中唐以前,已有1300年以上的歷史,並且我認為先有的唐青花,後有的唐三彩的鈷藍,唐三彩用的鈷料是我們國家生產的,不是從國外進口的,有利的事物證據是1972年陝西乾縣唐代麟德元年(664) 鄭仁泰墓出土的一件白釉藍彩蓋罐,蓋鈕是藍彩的,說明初唐時期已經使用氧化鈷裝飾瓷器了。


      關於唐代青花窯口的問題,我認為在唐代南方和北方都已經燒制青花瓷了。2003年3月5日《北京青年報》出“唐代青花瓷產地找到了”這條消息,證明在唐代的北方已生產唐青花瓷了,(圖6) 我認為就是北方生產的唐代青花瓷。因北方陶瓷的胎質與南方陶瓷的胎質是有區別的。而在唐代的南方,是否也生產唐青花瓷呢﹖答案是肯定的,圖1 雖然窯址還沒有確認或是發現,但可以確切地說,在唐代的南方確實也燒制青花瓷我認為先有的南方的青花瓷,後有的北方唐三彩的鈷藍 ,它不會因我們沒有確認或是被發現而就不存在;只因我們還沒有從根本上徹底的認識唐青花的本來面貌,而無法確認在南方唐代青花瓷的窯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