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平和樸厚的藝術享受 ——清代著名書法家梁同書《è

梁同書(1723—1815),字元穎,號山舟,晚號不翁、石翁,耄耋之年以大病痊癒又號新吾長翁;浙江杭州人;清代著名書法家,工詩文,善鑒賞,間作畫,善人物、花卉,雖宕逸有奇致,但終以書名聞世。

■湖北武漢 李笙清
    梁同書(1723—1815),字元穎,號山舟,晚號不翁、石翁,耄耋之年以大病痊癒又號新吾長翁;浙江杭州人;清代著名書法家,工詩文,善鑒賞,間作畫,善人物、花卉,雖宕逸有奇致,但終以書名聞世。梁同書留下的所書碑刻極多,與翁方綱、劉墉、王文治並稱“乾隆四家”,名重一時。其傳世作品被國內外多家博物館收藏。

    武漢博物館收藏了一副梁同書的《行書七言聯》(見圖),紙本。聯曰:“書對聖賢為客主,竹兼風雨似鹹韶”。對聯選自宋代詩人、書法家黃庭堅的父親黃庶的《山居獨酌》,體現了作者人到晚年看穿世事淡泊名利對山居生活的嚮往。聯左有作者行書小字自識:“丁未初夏山舟梁同書”,鈐朱文“梁同書印”和“梁氏元穎”二印。丁未年為清代乾隆五十二年(1787),梁同書時年64歲。此副行書聯軸為其晚年成熟之作,書風已融會貫通,其突出特點是純正自然,富於變化。

    梁同書家學淵源,自幼學書,12歲即能寫擘窠大字。其書法先學顏真卿、柳公權,中年後取法米芾,兼及蘇、趙、董諸家,一生留下眾多書跡,以行書、小楷最多,日本、朝鮮等國多以其書為貴,九十餘歲高齡尚能作蠅頭小楷,給人書寫碑文墓誌。他喜歡使用羊毫來書寫大字,講究“筆要軟,軟則遒;筆要長,長則靈;筆要飽,飽則腴;落筆要快,快則意出。”喜濃墨疾書,其書法因嚴謹沉厚一絲不苟而盛名於時。

    梁同書在《頻羅庵論書》中寫道:“帖教人看,不教人摹。今人只是刻舟求劍,將古人的書一一摹畫,如小兒寫仿本,就便形似,豈複有我。”他強調書法創作上要有自己的特點,獨出心裁,不能一味拘泥前人成法,亦步亦趨就會失去自我。清代書法大家輩出,但鮮有長於大字者,梁同書作字越大,結構越嚴,顯示出深厚的功力。這副行書聯結字端莊穩妥,用筆嫺靜流暢,行距疏朗有度,章法平穩別致,俊秀飄逸,酣暢淋漓,恪守規範,上下貫氣,神采雍容極富節奏,有典雅灑脫之趣。運筆以羊毫中鋒鋪毫,筆法平和自然,一筆一劃粗細均勻,不疾不徐,柔中帶剛,不拘顏、柳、蘇、米形跡,卻深得諸家神韻,字字提按頓挫從容灑脫,看似普通尋常,循規蹈矩,但輕靈迅捷揮灑自如,有一氣呵成之美。自然、穩健,墨色嚴潤,技法精湛嫺熟,富有趙孟頫、董其昌之風,洋溢著濃濃的溫文爾雅的書卷氣息,讓人觀之,仿佛置身於一種從容閒適、清雅明快的意境之中。

    梁同書曾做官多年,但生活極其簡樸,性格耿介而不媚俗。丁憂後,他就借足疾絕意仕途,留下詩、文、書法作品甚多。一個名重一時的書法大家,能遠離官場,習書六十餘年,縱情山水間,恣意揮灑筆墨,孕育變化,自成一家,實屬難能可貴。梁同書曾作自挽詩:“讀書十年,作官十年,歸田十年,生有涯如斯而已;儒林無傳,循吏無傳,隱逸無傳,死之日尚何言哉。”從他花甲之後所寫的這副作品中,以黃庶詩自況,既可窺見其功力與性情的和諧結合,透出其書法藝術的魅力,又展示了其情操高潔的一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