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閻錫山生前為己作挽聯

在民國將領中,馮玉祥以能詩著稱,吳佩孚以幽默聞名,而閻錫山獨以對聯為擅。

       1937年閻錫山登上錫山山頂,鳥瞰無錫城,大有春風得意,躇躊滿志之感。隨口吟出上聯:“閻錫山過無錫,登錫山,錫山無錫”。此聯很巧妙,一時無人能對出下聯,1945年著名記者範長江隨陳毅來到安徽天長縣時,突然靈機一動對出了下聯:“範長江到天長,望長江,長江天長。”同樣以人名、地名入聯,對仗工整,可謂天衣無縫,成了當時文壇上的一段佳話。

       山西吉縣壺口附近的克難坡望河亭的石柱上,留有閻錫山1942年12月撰寫的一副對聯:“裘帶偶登臨,看黃流澎湃,直下龍門,走石揚波,淘不盡千古英雄人物;風雲莽遼闊,正胡馬縱橫,欲窺壺口,抽刀斷水,誓收復萬裏破碎山河!”這副對聯氣勢磅?,雄邁有力,看出閻錫山深厚的舊學功底。

       閻錫山晚年退休在臺灣山居十年,生前還自作挽聯數副,囑家人在他去世後,貼在指定位置。如貼在靈前的:“避避避,斷斷斷,化化化,是三步工夫;勉勉勉,續續續,通通通,為一等事功。”橫幕為:“朽嗔化欲”。貼在簷柱前的:“擺脫開,擺脫開,粘染上洗乾淨很不易:持得住,持得住,掉下去爬上來甚為難。”橫幕為:“努力擺持”。貼在院子中的:“有大需要時來,始能成大事業;無大把握而去,終難得大機緣。”橫幕為:“公道愛人”。貼院門上的為:“對在兩間,才稱善;中到無處,始叫佳。”橫幕為:“循中蹈對”。這幾副挽聯,讀來頗有興味。其中對前後兩副,憑弔者莫名其妙,不解其意。有人說,閻錫山一生喜弄玄機,臨終還留下這千古一謎!
返回列表